快捷搜索:  

国家卫健委再回应民航总院伤医事件:伤医事件零容忍

原创 蓝钻故事编辑部 蓝钻故事当下不少年轻人(ren)选择送外卖、送快递,
不愿进工厂当产业工人(ren)。
——人(ren)大代表张兴海外卖小哥
2013年7月,美团创新事业部张逸群在一家饭店推广“美团先富电话(dianhua)盒”,说得正high,店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:
您的(de)外卖订单来了。
这是(shi)啥玩意?张逸群问了饭店老板,才知道这是(shi)一个名为“饿了么”的(de)外卖系统。因能带来订单,商家愿意每年交9000多元年费。
张逸群眼睛亮了,创新事业部折腾半年,策划十几个项目,屁都没搞出来,这个外卖系统,倒不失为一个好(hao)点子。
说干就干,张逸群将这个“抄”来的(de)点子,作为美团创新事业部的(de)新项目,与老板王慧文一合计,都觉得有戏。
王慧文给饿了么创始人(ren)张旭豪去了通电话(dianhua)约见面,彼时,张旭豪正进行C轮融资,闻资本则喜,见面时透露出不少核心商业逻辑。
王慧文问张旭豪卖不卖?张说不卖。王又问,是(shi)否接受投资?张说接受,报价5000万美元估值,融资1000万美元。
回来后,王慧文做了个决定:
不投资,亲力亲为,杀入外卖领域。
第一步是(shi)挖人(ren)。
这天,张旭豪接到华东大区经理电话(dianhua),说要离职,紧接着,又接到杭州、宁波两地经理电话(dianhua),也是(shi)要离职。张旭豪说,先等等,当面聊。
挂掉电话(dianhua),张旭豪驾车4小时,从上海赶到杭州,在一家酒店里见到了3个经理,除了这仨,还有一个不速之客——美团的(de)沈鹏,很显然,沈鹏在挖墙脚。
张旭豪来后,变身加钱哥,给3个经理开出更丰厚报酬,加钱,加钱,加钱。沈鹏见状,给王慧文打了个电话(dianhua),除了加钱,还给期权。
3个经理改换门庭。
第二年(2014),百度的(de)王莆中加入外卖江湖,牵头成立百度外卖,比起美团和饿了么,百度外卖玩的(de)是(shi)“混合模式”,低端饭店自己配送,中高端饭店由平台建(jian)立专门的(de)配送队(dui)伍,开发人(ren)工智能派单系统以节省时间(shijian)。就在这一年,红杉资本投资了达达——“众包物流”轻骑兵模式。
配送员不是(shi)由平台直接雇用,而是(shi)通过派单平台定向推送给附近的(de)配送员,这些配送员许多来自“三保人(ren)群”,即保安、保洁和保姆,他(ta)们(men)多为排班制,愿意做临时工,赚点辛苦钱。
达达受益于外卖的(de)迅速扩张,承揽了饿了么80%以上的(de)订单,成为当时最大的(de)即时物流配送公司(gongsi)(gongsi)。
2015年,饿了么两笔融资到账,共计9.8亿美元,有了资本,张旭豪立即组建(jian)自己的(de)外卖配送队(dui)伍——蜂鸟。由此,一个不可忽视(shi)又备受争议的(de)群体走上中国经济舞台,这个群体被称作——外卖小哥。制造业老板
20世纪80年代,法国人(ren)与德国人(ren)把持了胸罩调节环产业,后因法德劳动力涨价,胸罩调节环产业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廉的(de)中国台湾,进入90年代,台湾公司(gongsi)(gongsi)进口欧洲机器,火力全开,向世界大部分胸罩品牌供应调节环。
到了90年代中期,台湾的(de)劳动力成本也高起来,台商们(men)脑筋急转弯,纷纷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工厂搬至祖国大陆。
一家叫大铭的(de)台资公司(gongsi)(gongsi)在厦门开设(she)工厂,那架巨额购进的(de)欧洲机器成了印钞机,因机器的(de)复杂生产流程,使得竞争对(dui)手无法山寨。多年以来,大铭的(de)台商老板对(dui)一个叫刘宏伟的(de)乡下工人(ren)产生了依赖,刘宏伟没怎么上过学,但聪明过人(ren)。那台复杂的(de)欧洲机器,除了他(ta),没人(ren)能搞定,刘宏伟独立承担起日常维护和保养的(de)工作。
在维护期间,刘宏伟偷偷画下机器的(de)详细图纸,画完后,在一个雨夜不告而别,离开台湾老板,去了经济特区汕头。
在汕头,刘宏伟遇到第二个老板——汕港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老总,二老板用刘的(de)图纸,找到一家加工厂,生产出了一台新机器,经过几个月调试,投入胸罩调节环的(de)生产。没过多久,二老板发了。
这时,又出现了一个三老板,他(ta)将刘宏伟挖过来,再次利用那张图纸,定制出一台机器,此时胸罩调节环的(de)价格已急剧下滑,但利润仍可观,三老板也发了,而刘宏伟又找到了四老板。
三老板得知刘宏伟与四老板勾勾搭搭后,暴跳如雷,许下十万元赏金打听刘的(de)消息,扬言要将其做掉,却怎么找都找不到,据坊间传闻,刘宏伟十分狡猾,早就溜之大吉,甚至就连“刘宏伟”这个名字,都是(shi)假的(de)。
几年后,四老板换成五老板,五老板换成六老板、七老板、八老板……到2006年,市场上出现了几十家胸罩调节环制造工厂,胸罩调节环的(de)批发价格下降了百分之六十,只能从运费中赚取一丢丢利润。
就在胸罩调节环越来越“卷”的(de)行情下,浙江丽水的(de)高老板上了车。
高老板上过两年财贸学校,粗通文墨,90年代中期跟家人(ren)开了间小作坊,专门生产裤子的(de)衬料——即贴在裤腰部位的(de)廉价白布片。
生产这玩意儿,没啥技术含量,对(dui)劳动力的(de)要求也低,高老板一家投入3万元,自家人(ren)上阵,风风火火干起来,赚到钱后,他(ta)们(men)扩大了工厂规模,购买了新机器,聘请了五六个工人(ren)。
生产裤子白布条衬料,头几年利润不错,能到50%左右,后来随着新工厂林立,利润降到了15%。眼见没得赚了,高老板转而盯上了胸罩调节环,尽管这个时候,胸罩调节环的(de)生意也“卷”得够呛。
按照高老板的(de)生意经,你(ni)得搞清楚哪样产品(chanpin)没人(ren)去生产。不过,现在全中国上下,每一样东西都有人(ren)在生产,不管你(ni)生产什么,都会遇到竞争,所以说,不是(shi)质量说了算,靠的(de)是(shi)产量。
中国中低端制造业中,有无数个“高老板”。
以浙江为例。桥头镇380多家工厂生产的(de)纽扣占中国服装行业需求量的(de)70%,号称“纽扣城”;武义县年产扑克一百万副,占到中国市场份额一半;义乌市生产的(de)塑料饮管占全世界总量四分之一;大唐的(de)袜子产量占全世界三分之一;嵊州的(de)领带占全世界的(de)一半……
中低端制造业卷成麻花,因技术含量较低,竞争者众,利润薄如刀锋,大多依靠产量,倾向于雇佣廉价劳力。
美团、饿了么崛起后,外卖小哥作为一种全新的(de)灵活就业形式,吸纳了大量劳动力。2015年,美团的(de)注册骑手只有1.5万人(ren),到2022年,这个数字,已超过1000万。
有天下午,我(wo)在望京SOHO与一外卖小哥瞎聊,小哥说:
以前在工厂上班,4000块工资,累的(de)臭死,也就填饱个肚子。现在来北京跑外卖,一个月能过万,还没什么限制,比较自由,你(ni)想跑就跑呗,累了就休息,没人(ren)逼着你(ni)让你(ni)一定要做够多长时间(shijian),所以虽然累,但心理上很放松。高危职业
2016年春节,百度外卖CEO做了一个决定:骑手全部放假,公司(gongsi)(gongsi)还帮着买票回家。
结果春节期间,百度外卖里只剩肯德基和麦当劳因有自己的(de)配送系统能正常运转,大多数餐馆全部歇菜。
开年后,百度外卖的(de)骑手小哥们(men)许多去而不返,或是(shi)选择其他(ta)平台工作,导致连续数月缺乏人(ren)手,效益一跌再跌。
2016年4月,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向饿了么提供“弹药”——12.5亿美元,美团则拿到了腾讯领投的(de)33亿美元融资,外卖战场升级为巨头大战。沦为鸡肋的(de)百度外卖在饿了么和美团左右夹击中败下阵来,只好(hao)把自己卖了,任旭阳先是(shi)找到美团,开价24亿美元,美团没答应,交易告吹。2017年顺丰深交所上市后,百度外卖又与顺丰尬聊,仍旧告吹,原因是(shi)顺丰认为百度外卖的(de)配送方式与顺丰的(de)同城配送不匹配。
最终,百度外卖作价8亿美元卖给饿了么,退出外卖擂台。
百度外卖折戟沉沙,查其原因始末,导火索源自2016春节那个放假的(de)决策,公司(gongsi)(gongsi)帮着买票回家,外卖小哥们(men)却去而不返,乍一看的(de)确不大厚道。
但问题的(de)根本,却在于外卖配送的(de)机制,用一篇刷屏文章的(de)说法就是(shi),这群外卖小哥是(shi)被困在系统里的(de)。
围困外卖小哥的(de)不是(shi)制造业厂房的(de)四面墙,而是(shi)基于算法构成的(de)系统。
从拿到派单到送达,基本半小时左右,但外卖小哥赶到商家就得十多分钟,到达后商家往往出不来餐,许多外卖小哥等5分钟就取消,因为一旦迟到,系统不管谁的(de)原因,全算在外卖小哥头上,只要超时,哪怕一秒钟,就扣一半钱。
在算法的(de)指挥下,外卖小哥每单送达时间(shijian)越来越短,每单收益越来越低,为维持同等收入的(de)劳作时间(shijian)也越来越长。
外卖行业还有个特点——去技能化。
工人(ren)可通过技能培训成为熟练工,提升自己的(de)价值,获得晋升空间,但在算法加持下,若一名骑手通过经验降低了送餐时间(shijian),他(ta)这个短暂的(de)职业优势(youshi),会迅速被算法捕捉,并自动成为新标准,逼迫所有骑手达到新标准。
此外,外卖小哥看似收入较高,其实质却是(shi)无社保的(de)高危职业。美团平台注册的(de)1000多万骑手,都不是(shi)美团员工,而是(shi)通过第三方外包劳务公司(gongsi)(gongsi)间接聘用,第三方公司(gongsi)(gongsi)与外卖骑手签署的(de)多为合作协议,并非劳动合同。这么一来,外卖小哥就成了“裸奔人(ren)士”,平台则规避了缴纳社保的(de)义务。
百度外卖给外卖小哥放假,还帮着买票作为怀柔,外卖小哥去而不返,谁对(dui)不起谁,还真不好(hao)说。
2018年春节,刘强东发了个微头条:
刚刚看了一下去年各种数字!去年为兄弟们(men)缴纳了60亿的(de)保险和公积金!缴纳的(de)税收更多!我(wo)们(men)坚持全员全额缴纳五险一金!如果通过劳务外包或者少缴,一年至少可以多赚50亿人(ren)民币!
大强子此言一出,当时讽刺者颇多,给员工交五险一金是(shi)应该的(de),你(ni)丫怎么还交出优越感了。
看看当下外卖小哥和其他(ta)快递员的(de)“裸奔”状态,不得不说,大强子这个“牛掰”吹得还真有几分底气。足浴技师
在译文纪实系列《工厂女孩》这本书中,东莞某电子厂女工16号(许多工厂习惯按编号称号工人(ren))列举了女工离开工厂后的(de)出路:
1.去商场卖货。2.到足浴城当技师。3.去酒店KTV陪酒。4.当“二奶”,或为某个有钱人(ren)生孩子。
16号在电子厂干了两年,转行到商场卖牛仔裤,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,推销得口干舌燥,一下班,一句话都不想多说。
即便如此,16号坦言,她(ta)也不会回工厂,那里太不自由。
工厂对(dui)工人(ren)作息有严格要求,对(dui)工作量也有近乎苛刻的(de)规定,一天要做不完规定数量的(de)产品(chanpin),就得义务加班,如果做不好(hao),还得写检讨书,说明为何出现不良品。
在商场卖了两年牛仔裤,16号被同乡介绍到东莞一家酒店当沐足技师,走进酒店大堂,金碧辉煌的(de)大厅和旋转的(de)水晶灯让她(ta)目眩神迷,豪华酒店的(de)环境与闷热的(de)工厂车间不可同日而语。她(ta)如期上岗,穿着干净的(de)制服,一个活儿80分钟,收费一百多元,比起工厂,轻松自在不少。16号说,如今这年头,不仅工厂缺女工,酒店也经常贴出“常年招技师”的(de)广告,酒店的(de)规章制度不会太严,否则技师会跳槽,而足浴城遍布大街小巷,技术好(hao)的(de),很容易找到工作。
16号说,也许她(ta)们(men)赚得多,但风险大,不划算。
有次,有个客人(ren)吃完饭,到酒店做足浴,直接点16号。聊天时,客人(ren)说想让16号帮着找个工厂妹,来他(ta)厂里做文员,说他(ta)那边待遇好(hao),不会亏待员工。
16号忙碌的(de)手停顿下来,搞不清顾客啥意思,顾客看着她(ta)暧昧一笑,就找你(ni)这样的(de)就行。16号哦了一声,微笑点点头,像是(shi)答应了,又像毫不在意。双失
工业革命发轫于18世纪中叶的(de)英国,首先是(shi)棉纺织业的(de)兴起,推动器是(shi)1763年到1787年一系列新技术的(de)诞生,手工劳动由蒸汽动力和大机器代替,一个8岁儿童在机器的(de)帮助下,比以前20个成年男子生产得还要多。借助核心技术的(de)翅膀,英国60万名工厂工人(ren)做着从前1.5亿人(ren)的(de)工作。
19世纪中叶,英国率先完成工业革命,进而向全球扩散,并不断催生出第二次、第三次乃至当下的(de)第四次工业革命。
回望工业革命发轫源头,核心技术扮演着非常重要的(de)角色,今天两会代表呼吁“外卖小哥”进工厂,为祖国制造业做贡献,这本身无可厚非,但更需要看到的(de)是(shi),中国制造业本身存在的(de)难解问题。
许多中国制造业企业(qiye)靠大批雇佣廉价劳力的(de)模式进行粗放发展,赚取刀锋般薄的(de)利润,企业(qiye)利润少,工人(ren)的(de)工资和福利就上不去。
在这个什么都要钱的(de)商业社会,年轻人(ren)辛辛苦苦,无非想多赚一点,让自己和家人(ren)过得更宽裕一些,即便没有互联网平台催生出的(de)“外卖小哥”这个角色,年轻人(ren)也会用脚投票,去往更有“钱途”的(de)领域,比如那些走向足浴城的(de)东莞女工。
蒙受损失的(de),除了作为经济命脉的(de)中国制造业,还有那些为了赚快钱而浪费掉大好(hao)青春的(de)年轻人(ren),他(ta)们(men)大多没有任何社会保障,困在算法的(de)系统里,做着去技术化的(de)单调工作,有如推石头的(de)西西弗斯,只能是(shi)送一单赚一单的(de)钱,即便送一万单、十万单、百万单,外卖小哥们(men)的(de)自身能力仍得不到半点增长,人(ren)生中最宝贵的(de)光阴却早已荒废。
这是(shi)一种国家与个体的(de)“双失”。
两会代表提出了“外卖小哥与制造业”的(de)问题,但这个问题有点复杂,只能给个纸上谈兵的(de)解答:
中国制造业告别粗放模式,向核心技术领域迈进,提高工人(ren)的(de)待遇和晋升前景,同时寄希望于当下如火如荼的(de)教育改革,能为这些升级的(de)制造业输送源源不断的(de)技术型人(ren)才,把那些去技术化甚至有点不人(ren)道的(de)工作交给机器。
希望中国制造业的(de)未来会更好(hao),希望中国人(ren)的(de)明天会更好(hao),毕竟我(wo)们(men)每个人(ren)都在卖力地活着,赌上了我(wo)们(men)仅有的(de)现在。
END主要参考文献:
1《沸腾新十年》/林军,胡喆 著,电子工业出版社
2《工厂女孩》/丁燕 著
3 《寻路中国》,(美)彼得·海格勒,上海译文出版社
原标题:《外卖小哥不愿当工人(ren)背后,藏着一个最该警惕的(de)问题》
阅读原文
关键词 >> 外卖员 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(xinwen)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(xinwen)的(de)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(xinwen)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国家卫健委再回应民航总院伤医事件:伤医事件零容忍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818人(ren)留言! 共有:5818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